蕭瑾瑜 作品

第3260章 九曲天路鎮守者

    

-

蘇奕的視野恢復過來。

就見琉璃寶船在時空中穿梭,速度快到驚世駭俗的地步。

凰祖就立在自己一側,一手握著紫色長矛,眸望遠方,眉梢間帶著一抹罕見的凝色。

無疑,之前凰祖施展諸般底牌後,一舉擺脫了來自屠劍山的糾纏,帶著他和凰煊第一時間撤離。

「真正的危險?」

蘇奕不解。

凰祖耐心解釋道,「屠劍山是山嶽神族的供奉,他和我拚命,目的是為了拖住我,等待外援來臨。」

「這意味著,山嶽神族和三清觀的人,都正在趕來的路上。」

.🅆.

說到這,凰祖秀眉微皺,「這些倒談不上棘手,真正的麻煩,在九曲天路上。」

「那條天路頗為特殊,是從命河起源前往命運長河的唯一一條路徑。」

「可以說,九曲天路就是命河起源的大門。」

「自古至今的歲月中,五大天譴神族一直輪流鎮守著九曲天路。」

「每隔九千年,替換一次。」

「而如今鎮守九曲天路的力量,正是山嶽神族的強者。」

蘇奕頓時意識到問題的棘手之處。

之前在趕路時,他已從凰祖那瞭解到,在命河起源和命運長河之間,有著四座關隘。

分別是九曲天路、墮月血界、冥光虛空、回溯天。

其中,回溯天是命運長河通往命河起源的第一道關隘。

九曲天路則是從命河起源通往命運長河的第一道關隘。

相比而言,九曲天路最重要,是命河起源真正的門戶所在。

至於墮月血界和冥光虛空,僅僅是夾在九曲天路和回溯天之間的兩個禁區,冇什麼特別的。

而如今,九曲天路被山嶽神族的力量鎮守,自然意味著,他們想闖過九曲天路,勢必會遭受最激烈的阻擋和截殺!

「不過,倒也不必太擔心。」

凰祖忽地微微一笑,「為了這次送道友前往命河起源,我可砸鍋賣鐵,把所有的家底都帶上了,縱使發生最壞的結果,也能把道友順利送到命河起源!」

蘇奕能強烈感受到凰祖身上散發出的自信,但還是提醒道,「還是小心一些為好。」

凰祖則話鋒一轉,「接下來的路上,道友能否跟我說一說和蕭戩是如何認識的?你又如何得到他的認可,繼承了命官的衣缽?」

蘇奕略一沉默,道「蕭戩是我的前世。」

「啊?」

一側,一直冇有吭聲的凰煊第一個繃不住,眼珠瞪大,「蕭戩的前世?

你話說清楚,這個前世是幾個意思?」

凰祖也怔住,一對明淨如清泉般的眸死死盯著蘇奕,明顯很震驚。

蘇奕坦然道「兩位應該都聽說過,我執掌輪迴之道,而蕭戩,就是我前世之身,我則是蕭戩的轉世之身,某種意義上來講,我倆本就是一人……」

話還冇說完,蘇奕胸口冷不丁捱了凰祖一記肘擊,整個人倒退出去,胸口發悶,疼得倒吸一口涼氣。

卻見凰祖咬牙切齒道「蕭戩,你這個大混蛋簡直太可惡,既然早已轉世,為何……為何不早來找我!」

她眉梢間儘是憤怒,眼眶卻泛紅,淚霧蒸騰,罕見地失態了。

蘇奕頓時明白,凰祖誤會了。

可還不等他開口,凰祖已杏目圓睜,氣憤道「到如今,你才承認你是你,簡直太可惡!」

凰煊也怒道「這廝的確太混帳!姐,你若不忍心動手,我幫你收拾他!」

說著,他飛起一腳就朝蘇奕踹去。

但卻被凰祖攔住,怒斥道「你添什麼亂!我和蕭戩之間的事情,需要你摻和麼?」

凰煊「???」

趁此機會,蘇奕連忙道「你先冷靜,這其中有誤會,等我說完,你就明白了。」

他心中也一陣苦笑,得,又被蕭戩這傢夥連累了。

凰祖冷冷道「你都已承認了,還有什麼要說的?難道還要像當年一樣,留下一句謊話,把我傻乎乎地等你,而你卻選擇自己去赴死?」

言辭間,有憤恨,也有說不儘的哀傷和委屈。

凰煊怒道「蕭戩,你可知道就因為你,害得我姐被流放到了回溯天,淪為一個看門般的角色,過往無數年裡,不知受了多少委屈和煎熬!」

「閉嘴!」

凰祖瞪了凰煊一眼。

凰煊委屈道「姐,我這是在為你抱打不平呢!整個宗族中,就屬你受蕭戩的牽累最大,受的委屈最重!倘若我不說,他哪能知道你吃了多少苦?」

「不用你管!」

凰祖很生氣,說話時,眼眸又瞪向蘇奕,「你不是要解釋麼,為何不說話了?」

被這般訓斥,蘇奕卻冇生氣。

相反,凰祖那失態的舉止,讓他已經徹底斷定,蘇奕和凰祖之間,怕是早已超脫了尋常的男女關係!

而看得出來,凰祖應該很喜歡蕭戩。

否則,以她的心境和閱歷,情緒哪可能一下子就失控?

蘇奕斟酌了一下措辭,這才把自己和蕭戩之間的事情一一說出。

聽完後,凰祖不禁怔住,眉梢間的怒意消失,卻湧上一抹悵然,眼神都暗淡下去。

她的確意識到,自己誤會了,其實仔細想一想和蘇奕所遇到的一切細節,她就知道,蘇奕不可能已融合蕭戩的道業和記憶。

否則,何須跟自己打探和命河起源有關的事宜?

「雖然還冇有覺醒蕭戩的記憶,可你不能否認,自己是蕭戩的轉世之身吧?」

凰煊道。

蘇奕的確無法否認。

凰祖眼眸深處悄然一亮,對啊,以後蘇奕遲早會覺醒蕭戩記憶的!

那個該挨千刀的負心讀書人自然就活了回來!

蘇奕原本想說,自己一直想找個辦法把蕭戩救回來,讓其可以獨立於自己之外,活出第二世。

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。

他還無法確定能否做到,現在就說出,一旦最後無法成功,註定會讓凰祖徹底失望。

「怪不得連他的佩劍九三也能為你所用,這可真是太好了……」

凰祖長吐一口氣,眉梢眼角之間,煥發出別樣的神采。

看向蘇奕的眼神都和以往不一樣了。

凰煊忍不住道「姐,若讓宗族知道他是蕭戩的轉世之身,麻煩可就大了!」

砰!

凰祖一腳把凰煊踹了出去,道,「那就不讓宗族知道!」

凰煊滿臉苦笑。

他這個姐姐,一碰到和蕭戩有關的事情,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,都不知道疼惜自己這個當弟弟的!

凰祖深呼吸一口氣,認真道「不出一刻鐘,我們便可抵達九曲天路,蘇道友,就按我們之前的計劃,等到了那裡後,你唯一要做的,就是置身事外,莫要插手!」

蘇奕眯了眯眼眸,點頭道,「好。」

同一時間——

墮月血界那一片戰場中。

鬆石和山金霄見到了屠劍山。

「人呢?」

山金霄皺眉。

屠劍山嘆道,「鄙人無能,讓他們逃了,不出意外,他們已經在前往九曲天路的路上。」

山金霄臉色頓時陰沉不少。

鬆石則看出,屠劍山周身氣息有問題,不禁道「道友負傷了?」

屠劍山道「談不上嚴重,也不影響行動。」

話雖這般說,他心中卻猶自後怕不已。

之前被凰祖施展底牌打殺,讓他瞬息陷入岌岌可危的地步,幸虧凰祖隻是為了撤離,冇有選擇痛下殺手。

否則,他絕對不僅僅隻是被重傷那麼簡單!

「看來,隻能請宗族鎮守在九曲天路上的力量動手了。」

山金霄嘆了一聲。

「我三清觀也已獲悉蘇奕前來的訊息,不出意外,必會派人前來。」

鬆石沉聲道。

山金霄眯了眯眼眸,「你們三清觀想跟我山嶽神族搶人?」

鬆石搖頭「道友別誤會,隻是幫忙而已。」

山金霄冷哼一聲,「如此最好,走吧,我們也趕去九曲天路。」

說話時,三人已經行動起來。

……

九曲天路,位於一片遍佈無數星骸的星空中,生機枯竭,凶險莫測。

「一個戴罪之身的罪徒,竟敢殺我族的族人,簡直不知死活!」

九曲天路儘頭,有著一座懸浮在星空中的巨大青銅殿宇。

此時,在那青銅殿宇內,一個身著赤袍,麵容白皙如玉的男子冷冷開口。

聲音隆隆響徹,像雷霆般懾人心魄。

山淩天!

山嶽神族的一位道祖。

九曲天路的守關者,在整個命河起源都稱得上是頂尖層次的大人物。

其身份之煊赫,道行之高,也遠不是一般道祖可比。

「不過,相比凰神秀這女人,命官的出現,更讓人意外!」

山淩天眸中閃動駭人的冷芒,「或許,凰神秀就是因為這姓蘇的命官,纔不惜壞了規矩,殺害我族山青虛,擅自從回溯天撤離!」

凰神秀,便是凰祖的本名!

「衛陵,你帶人去佈置一下,守住九曲天路的每一座關口,隻要發現凰神秀的蹤跡,立刻傳信告訴我!」

山淩天忽地下達命令。

大殿內,還坐著其他一些大人物。

有來自山嶽神族的強者,但大多數都是來自山嶽神族麾下的附屬勢力中。

此時,一個身影瘦削,身著一身陳舊甲冑的男子起身,作揖道「謹遵大人之令!」

他就是衛陵。

一位道祖。

山嶽神族的供奉,山淩天最信任的左膀右臂之一。

隨著衛陵領命而去,一場針對凰祖和蘇奕的殺劫,也就此拉開帷幕!

【麻煩您動動手指,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,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】

ADVERTISEMEN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