誌鳥村 作品

第857章 因人製宜

    

-

第857章

因人製宜

搜尋證據的過程有些漫長,但江遠等人也不得不耐著性子做事。

申耀偉連爬幾間房,都練熟了,一時間彷彿在手槍專精之外,又獲得了爬天花板專精的技能似的。

所有人都在焦急中忙碌著,大家現在都明白,毒網已被觸動了,即使之前冇有,今次的這個據點被拔除,毒網相關的聯絡人絕對是收到了訊息的。否則,前期瘋狂的開槍抵抗都冇有意義了。

此時此刻,毒網裡的蜘蛛在瘋狂逃竄,但線索就斷在了這裡,哪怕是江遠,也無法單純依靠此前的線索突破了。

且不說此前的線索都偏於外圍,就是線索本身的難度都有些高了。江遠從辦公室裡離開的時候,電腦裡隻剩下一堆的疑難指紋,而這些疑難指紋是江遠一時間標記不出來,而定義為疑難的。

換言之,這些疑難指紋是LV5 的疑難指紋,即使是江遠自己,都要用大量的時間去堆纔有可能做出一部分,全部做出都是不可能的。

所以,江遠也是需要更多更新的證據,才能將案件推進下去。

一間間的房子掃指紋,一間間的房子拆桌椅。

同時,也有警員將案犯的手機都蒐集了起來,能解鎖的就解鎖,不能解鎖的就插進可攜式的隻讀設備中,直接基於硬體讀取存儲介質裡的數據。除了少數品牌,大部分的手機都可以用此類機器將裡麵的所有數據考錄下來。包括自拍小視頻。

「有發現了!」

將近一個小時,纔有一名警員從電視機的背麵,拆出了一包白色的小藥片。

「拿去快檢。」伍軍豪聞訊而來,快速下令:「給狗聞一下。」

黑背水魚被牽了過來,嗅了幾次就快速上線了。

一會兒,水魚就對著樓下的一顆樹吠叫了起來。

警員們趕緊去挖,很輕鬆的就刨出一個地窖來。

三隻快遞箱被抱了出來,在攝像機的拍攝中打開來,就見兩箱跳跳糖,一箱白色小藥片。

「全是新型毒品。水魚以前冇聞過。」訓導員有點懊惱。

這麼大量的毒品,冇有直接嗅出來,起碼等於丟了個三等功!

「江隊,我們這裡找到的一個數據有點意思。」王傳星也帶著一名專門分析數據的刑警,端著機器追了過來。

江遠終於有點熬出頭的感覺,問:「什麼內容?」

「2號嫌疑人的手機顯示,他經常在20公裡外的普紹鎮點外賣,主要是夜宵。每週或每兩週一次。」數據分析的刑警又特意道:「該嫌疑人不是本地人,目前來看,背景與普紹鎮並無關聯,平時也冇有普紹鎮的電話……」

江遠不由點頭:「這個確實有問題。」

伍軍豪冇那麼多想法,大手一揮:「拿一包藥片給淩晨點外賣的看,他要是不交代,他就是主犯之一了。」

現場刨出來了這麼多的毒品,人均死立可能有點不符合現在的潮流,但人均死緩肯定是過於寬容了。

警方現在揪幾個死硬分子出來,建議死刑,屬於是正常流程。至於說怎麼判斷「死硬」,到了這個時候,很可能就是一個交代一個不交代的區別。

以前硬不硬的都不算了,但吃了藍色小藥丸還不硬的,那絕對有問題了。

一名突擊隊員領命而去。

伍軍豪等人都露出較為輕鬆的表情。搜出了毒品,審出點東西的概率還是比較高的。

江遠看看錶,道:「我去普紹鎮吧。」

這邊的民宿就這麼大,麵上的東西,江遠都已經看過了,後續如果有什麼新的發現的話,到時候再處理也來得及。

而這個普紹鎮,聽起來就像是個毒販聯絡站的樣子。看地圖就知道,靠外海的小鎮,夜間往來的多漁船,檢查也鬆散,一個民宿的職工固定一兩週去一趟,總不能是去收海貨的吧——蘇島附近最好的海貨都是送過來這邊碼頭的。

其實不止江遠,在場有點經驗的刑警一看就知道,這個去普紹鎮的毒販子是去乾活了。

大部分的刑事案件,並冇有想像中的神秘。犯罪分子裡的天才犯和創意犯終究是少數,而且這個行業是冇有專利保護和著作權保護的,一招鮮,天下知,所以,大家的犯罪模式就那麼些。

放在有經驗的刑警眼裡,長期性的作案,基本都是套路。扒竊的,入室盜竊的,走空門的,順手牽羊的,又或者詐騙的,傳銷的,仙人跳的,搞詐騙的,往往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。

所謂的老江湖的規矩,教的不就是這些東西。而他們為什麼要教規矩,是規矩以外的路不能走,以至於以突破刑法為生存方式的犯罪分子都必須要守規矩了?更大的可能是走規矩以外的路容易被抓,所以就做不了老江湖,給人總結經驗了。

蘇島的毒販子去普紹鎮接貨,大概率就是兔子不吃窩邊草或者狡兔三穴之類的規矩。

江遠希望在這邊,能找到更多的線索。

20公裡開了小半個鐘頭的樣子。

等江遠的車隊抵達普紹鎮的時候,民宿裡的突審結果也出來了。

「他們在一家漁業公司的倉庫裡交易。漁業公司不是他們的人開的,但基本受他們控製,應該是毒蟲的家屬,又欠了錢的那種……」電話另一頭的伍軍豪簡單的描述後,又稍微有點激動,道:「倉庫裡,還有一批貨,埋在雜魚堆裡。」

「多大的量?」江遠訝然,正常來說,一次性取走纔是正常的。

「這批貨是他們轉運海外的。至少1噸。全部是跳跳糖。」伍軍豪說著頓了頓,問:「我已經喊了長槍兵支援了。」

「我們開著警車來的。」江遠嘆了口氣,按道理說,等支援可能更穩妥,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這邊如果收到了訊息,逃亡的機會也很大了,再拖延下去,對方說不定一把火就把倉庫給燒了。

伍軍豪也知道江遠的意思,不管對方知不知道這邊的情況,這都屬於打草驚蛇了。

當此時,他也冇什麼好說的,隻能道:「你注意安全,自己不要上。可以先監視,長槍兵可能兩個小時左右到。另外有海警的船在附近,但也要一個小時,我再聯絡聯絡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江遠也冇答應。就這樣的環境,江遠充其量當一名排指揮官,原本也冇有多大的騰挪空間。

好在戴的裝備充足,兩條衝鋒鎗和那支09式全都帶了過來,另有半支禿擊隊隨行,戰力並不比打民宿的時候差太多。

「耀偉,你跟2隊,從後麵進入。」江遠將申耀偉跟自己分到了兩隊,萬一遇到抵抗了,LV2的手槍技能,也是非常強力的,放在戰爭年代,得都是團營級部隊裡的一把好手。

牧誌洋照舊一身插板防彈衣,半身盾配手槍,挺在江遠前麵。

隊伍的左右兩側分別是手持衝鋒鎗的,頭皮鋥亮的老樊,以及手持09式的尿過血的鬍子拉碴的老曲。

這個配置放在國內,可能是比長槍隊和特警略遜一籌,但估計也是火力溢位了。

不過,普紹鎮也是緊鄰外海的小鎮,再多一兩把沙漠塗裝的AK,感覺也不是太過分的事。

眾人在街角整隊,轉過頭來,就快步走了起來。

比起進攻民宿那次,街角到漁業公司的倉庫不過三四十米的距離,中間還有違規建築形成的遮蔽物。

江遠的手搭在牧誌洋的肩膀上,小碎步踩到了倉庫下,立即有人提著液壓剪上陣,將大鎖鏈給夾開。

捲簾門刷的一下被拉起了一半。

老曲低聲說了句「走」,眾人繼續魚貫入內。

此情此景,江遠不禁想起了以前玩遊戲《CS》時的情景。

江遠快速檢視四周,抬頭處,赫然發現了一隻槍管,從窗腳輕輕的伸了出來。

「上麵。」江遠吐字清晰的喊了一聲,第一時間掏槍射擊。

從他的位置,是不可能直接射中持槍者的,但隻要從窗戶裡射入子彈,這個距離很容易就形成跳彈了。

到時候,冇有戰場經驗的,弄不好就會被嚇到。

砰砰砰,砰砰砰……

江遠第一時間清空了彈匣,然後上了新的一個彈匣。

在他的槍聲中,隊伍快速通過危險地段,接著就直衝上層的辦公室。

老曲手持09式,已經準備好了用這攻堅利器開門了。

門開。

一名**著上身,健壯的好似美國隊長式的男人,雙眼赤紅的端著一把雙管獵槍迎向眾人。

端槍狂奔的老曲立即端槍。

砰砰砰……

江遠的腎上腺素瞬間泵了起來,抬槍就射,穩穩的打中了美國隊長的兩個大胸肌。

LV3的手槍射擊,在這麼近的距離上,一點偏移都冇有,堪稱是指哪打哪了。

肌肉則是一點有效的阻力都有,被穿成了兩個血洞,嚶嚶嚶的往外冒血。

嘭!

壯男重重的栽在了地上,像是一顆無人欣賞的道旁樹似的,再無聲息。

「舉起手來。」

走後門的隊伍也趕了上來,雙方很快在前方匯合。

這一次,申耀偉並冇有撈到開槍的機會。倉庫裡總共3個人,殊死抵抗的也就這個疑似嗑藥的壯漢罷了。

江遠輕巧的將92式還於槍套,再籲了口氣,下令道:「老曲,你帶人再把倉庫搜查一遍,小心有人藏起來。」

老曲:「是。」

江遠:「老樊,你把兩個活人分開來審訊一下。我去看死人。」

老樊:「是。」

江遠:「耀偉,你先去刨倉庫裡的雜魚堆,看能不能找到毒品之類的。弄完了記得洗澡。」

(本章完)

【麻煩您動動手指,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,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】

ADVERTISEMEN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