庭院陽光好 作品

第599章 撿到的

    

-

第599章

撿到的

禹州四中。

通往學海之涯的校園大道,兩個瘸子奮力往前挪動,不知情況的學生,見到這一幕,不禁為之感慨,何等的求學精神啊!

8班教室則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距離早自習開始,還有不到十五分鐘,學生們陸陸續續的到齊。

經歷過上次校門口的雞湯中毒案後,許多同學,比如江亞楠、辛有齡等漂亮女生,全部加入了小飯桌的計劃。

最開始,曹昆很興奮,嚮往自由的他,第一次發現,束縛了他的小飯桌,竟是如此美好。

隻因在小飯桌吃飯後,董青風再無法為他心愛的孟紫韻,提供愛心早餐了。

冇帶飯機會的董青風,憑什麼和他相比?

董青風隻與紫韻相處了兩個月,又憑什麼比得上,認識孟紫韻快一年半的他?

他在紫韻心中位置,永遠是優先級,永遠無法替代。

『然而!』曹昆麵色慍怒,他萬萬冇料到,董青風這個孫子,自知無法帶早飯後,居然整出了餐前早點。

曹昆曾經一度想和董青風比較,無奈,對方準備的太充分了,他選擇的早點,不論是外表還是可口程度,完全不如對方。

他不想做綠葉,不想當陪襯,所以放棄了。

曹昆枯坐在座位,下一個瞬間,董青風的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口,曹昆頓時渾身一緊,如臨大敵。

董青風拎了個手提袋,僅僅從外觀判斷,份量絕對不輕。

曹昆的視線之內,董青風拎著袋子,給江亞楠和沈青娥,還有辛有齡,各自分了些東西,然後說說笑笑幾句,才趕往後排。

「孟紫韻,我今天帶了一籠水晶蝦餃,來嚐嚐。」說著,董青風拿出紙盒子,輕輕掀開。

曹昆不經意的打量一眼,四顆圓潤如球,外皮晶瑩透亮的餃子映入眼簾,他仔細看了看,甚至能看到外皮內的嫩紅蝦仁。

不用吃,便可以想像是何種口感。

孟紫韻驚訝:「上次盧琪琪在群裡分享過,賣的特別貴,你買了呀?」

別看隻有四顆小小的水晶蝦餃,然而這一盒的價格,絕對20塊以上,可以說是一口5塊錢。

旁邊的曹昆臉色不自然,『草啊,董青風泡妞還真下血本。』

不過他嘴上說的是:「還好吧,不算貴。」

以曹昆的家世,自然吃的起,但是一次買那麼多送人,他肯定心疼。

董青風笑得很有風度:「你喜歡就好。」

接著,他又拿出一個紙碗,介紹道:「還有一份椰奶芋頭,天氣開始降溫了,我特意讓老闆加了一層保溫袋,你試試溫度。」

他貼心的幫孟紫韻揭開蓋子。

兩人愉悅的談論幾句,董青風滿意離開。

孟紫韻咬了口水晶蝦餃,然後纔看向曹昆,此刻的曹昆臉色有那麼一絲絲的黑。

「嗯,這個蝦餃很好吃,你要來一顆嗎?」孟紫韻詢問。

曹昆嘴角抽了抽,他怎麼可能會吃情敵的食物,倘若他吃了,他還哪裡有顏麵待在8班?

這涉及到男人的尊嚴,絕對不可容忍,不可妥協。

曹昆強行擠出笑:「不用,我不喜歡吃這些。」

孟紫韻見到他臉色難看,心思一動,大概知道他是什麼原因。

可是…董青風他實在太細心了,孟紫韻不忍心拒絕一個男孩子的好意,那樣的話,不知道董青風該有多失望,他那麼善良的人,應該被世界溫柔對待。

所以,孟紫韻隻能委屈下自己,被迫周旋在兩個男孩子之間。

孟紫韻情緒忽然低落了,她『自責』道:「都怪我,讓你誤會了。」

見到她垂眉失落的模樣,曹昆內心的憤懣,一小子削減了大半,他生起憐愛之心。

遂擺擺手,不介意:「哈哈,我哪裡有誤會。」

孟紫韻:「那就好,我看薑寧經常和陳思雨,耿露,白雨夏她們一塊玩,他們也隻是的普通同學關係啊。」

曹昆看向教室西南的薑寧,他正在和陳思雨以及耿露玩遊戲。

那種遊戲曹昆小時候玩過,叫『翻花繩』,就是用一根繩子結繩套,一個人用手指編成一種花樣,另一人再用手指接過來,翻成另一種花樣,相互交替編翻,直到一方不能再編翻下去為止。

曹昆起先不屑,多大人了,還玩這種遊戲?

翻花繩是小學生才玩的吧?

可內心深處,他有些酸溜溜,翻花繩的過程中,不可避免的會產生肢體接觸。

如果能和漂亮女孩子玩翻花繩,他是一萬個願意,簡直不敢想像,他的笑容會有多開心。

曹昆望向那邊,內心深處覺得,或許薑寧他們隻是稍微好點的同學關係吧。

以前初中,他班上有個男同學,和很多女孩子關係好,每次出門玩,男同學身邊環繞四五個女生,那個同學和薑寧相比,個子差很多,帥氣差很多,算是可愛型的男孩子,所以招女生喜歡。

這樣一想,曹昆忽然悟了,『或許薑寧在她們心裡,隻是一個玩伴罷了!』

隻是,輪到董青風,曹昆仍舊有些不爽,卻也隻能大度的強調,「我知道你們是普通同學。」

孟紫韻:「謝謝你理解我,我們早自習下課,一起去食堂吃飯吧。」

……

教室的動靜逐漸平息,這時,柴威拄著柺杖,一瘸一拐的出現在前門。

他站在那裡,表情漠然。

第一排的商採薇抬起頭,窺見柴威的身影,嚇得她險些窒息。

昨晚,柳傳道他們動手之前,商採薇模仿龐嬌的語氣,吼了一嗓子,她是幫凶之一。

如果被柴威發現,商採薇不敢想像後果。

崔宇從後排溜達來,上下打量柴威,嘖嘖稱奇:「阿威,你咋了,難道被龐嬌報復了嗎?」

柴威眼神一沉,冇說話,默默回到座位。

辛有齡目光複雜。

昨晚柴威把遭遇襲擊的事,全部告訴了自己,辛有齡擔當傳話筒,將請班主任單慶榮來主持公道。

強理過來扶了下柴威,幫他在座位坐好。

白雨夏感覺他的精神狀況更加的不穩定了,為了防止被殃及,她問了句:「伱要不要請假回家休息?」

柴威第一個念頭是,『她居然關心我了?』

心裡對世界的厭惡感,削減了一些。

隻是,柴威麵色依然保持陰沉,堅毅道:「不用,一點小傷,我有重要的事冇做。」

說著,他陰毒的掃了掃遠處的龐嬌,等著吧,你會付出代價的!

五分鐘後,單慶榮在講台站定。

8班的當堂會審開始。

柴威第一個起身,扶著柺杖,一瘸一拐的登上講台,控訴道:

「班主任,昨天龐嬌搶我東西,被處分之後,她心裡不服,晚上蓄意報復,在小巷子裡偷襲了我一頓。」

話音剛落,龐嬌騰地起身,怒道:「誰打你了?你哪隻眼睛看到我了!」

柴威冷笑:「我是冇看到你,因為我被你們套進麻袋裡了!」

此言一出,滿場譁然。

無數同學望向龐嬌,難以置信。

崔宇驚嘆:「龐嬌數次人工呼吸,救人於危難之際,我還以為她還是小醫仙,冇想到她居然是小毒仙!」

孟桂:「果然,人不可貌相!」

單慶榮咳了兩聲:「安靜!」

柴威義憤填膺的痛斥:「雖然我冇看到你的身影,但你以為,我莫非認不出是你嗎?」

「我聽到了你的聲音,你獨特的嗓門,如同河東獅吼,不論在什麼地方,都猶如漆黑中的螢火蟲,那麼鮮明,那麼獨特,我怎麼會認錯!」

說到最後,柴威近乎是咬牙切齒。

王龍龍恍然:「原來不知不覺,她在你心中,居然有瞭如此鮮明的印象。」

吳小啟:「這,是什麼?」

胡軍:「是人類的獨有的,相互吸引的,情感聯結的紐帶,它不僅是個人的需要,更是社會…」

辛有齡懵了:『他們不是在審問嗎?』

王龍龍:「對啊,所以她不管給阿威你留下了什麼印象,但不論怎樣,打人是犯法的,龐嬌,該你說話了。」

說罷,王龍龍伸出手,邀請龐嬌辯論。

龐嬌吼道:「誰打你了,你胡扯,我昨天晚上我和燕燕在喝奶茶!」

王燕燕眼珠子轉動:「冇有證據你憑什麼說我們打你?有本事拿出證據!」

張藝菲:「你這是誣陷,有本事找證據!」

柴威氣得暴跳如雷,把柺杖都扔了。

五分鐘,單慶榮調節:「柴威啊,不論如何,還是該講證據的…」

「萬一是別人打的你呢?」

柴威斷然道:「不可能,我人緣那麼好,不可能有其他人打我!」

段世剛站起身,仗義執言:「我說一句公道話,不是阿威懷疑龐嬌你們,而是動機方麵,你們打柴威的可能性最大。」

台下看戲的柳傳道讚同:「說的對。」

……

直到早自習下課,柴威依然冇能坐實龐嬌是凶手。

他含恨坐在座位,胸腔滿是怒火,已冇了早飯的容身之所,所以直接不去吃飯了。

段世剛和柳傳道很失望。

他們本以為,可以一次扳倒龐嬌,結果,居然冇能破掉龐嬌的防禦!

兩人對視一眼,生出新的計謀。

尤其是段世剛,深知一旦出手,必須徹底解決的道理,絕不半途而廢。

兩人找到前排,打算和柴威聊聊,替他出謀劃策。

柴威撇了兩人一眼,冇說話,尤其是柳傳道,在他這上了黑名單。

段世剛斟酌了語句,開口詢問:「阿威,你打算咋辦?」

柴威麵無表情:「學校給不了我公道,我就讓警察給我公道。」

段世剛和柳傳道對視一眼,心道這可不行,儘管他們下手很隱蔽,事發之地更是無人監控的巷子,按理來說,不會有暴露風險。

但,如果柴威一心讓警察追查,隻要願意費工夫,挨個盤查,說不定真能找到蛛絲馬跡。

到時候倒黴的是他們了!

段世剛整理線索,說:「阿威,剛纔聽你說,你被襲擊時,聽到了龐嬌的聲音?」

柳傳道驚道:「她們太猖狂了吧,居然敢發出聲音!」

這個話題戳到了柴威心窩子,他不忿:「冇錯,就是她們說話的聲音。」

柳傳道左右看了看,教室冇啥人,他壓低聲音:「你留錄音證據了嗎?」

「如果有證據,龐嬌根本無法狡辯。」

柴威搖搖頭:「事發太突然了。」

柳傳道嘆息:「那冇辦法了。」

段世剛忽然說:「我倒是有辦法,我認為你先別報警,你捱了打,冇能指認出龐嬌,她現在一定非常猖狂,說不定晚上還要打你一頓。」

說到這裡,柳傳道上場,他親身指導:「誒,到時候你用手機偷偷錄音,充當證據!」

柴威臉色變幻。

他忍不住問:「那我豈不是還要再挨一頓打?」

段世剛表情舒展,勸道:「誒,你想啊,你如果不再挨一頓,你昨晚的那頓打,豈不白捱了嗎?」

『感覺很有道理的樣子…』柴威認真思考。

可是,一想到再被毒打一頓,柴威發自內心的害怕:

「我能不能找人幫我在旁邊看?然後不用捱打,直接抓住她們?」

段世剛搖搖頭:「別把人當傻子,如果你找人在旁邊看,龐嬌她們發現後,不打了怎麼辦?」

「說的也是…」柴威點點頭。

見到柴威初步採用他們的計劃,兩人滿意的離開了。

段世剛發訊息:「耗子,來活了。」

……

校園。

今早食堂做了香酥可口的雞肉餅,薛元桐和雙胞胎急匆匆跑走了,打算多搶一塊餅。

於是薑寧落到了後方,被耿露撿到了。

十一月中旬的校園,路旁的楊樹葉子幾乎掉光了,光禿禿的樣子略有些醜,瀰漫著初冬的氣息。

水泥地鋪了許多被踩碎的枯黃葉子,薑寧和耿露一起走著,明媚的朝陽透過稀疏的樹梢,形成斑駁的光影,落在人身上,帶了些暖意。

周圍的學生們穿上了冬衣,匆匆趕往食堂,連交談的語速也快了許多,隻想快點到食堂享用早餐。

這般快節奏中,耿露反而感到一種久違的寧靜,她故意放慢腳步,讓這段路慢一點,再慢一點。

耿露見他隻穿了件單薄的長袖,忽的問:「你不冷嘛?」

(本章完)

【麻煩您動動手指,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,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】

ADVERTISEMEN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