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月 作品

第929章 調虎離山

    

-

第929章

調虎離山

在距離成都北麵三十裡外的岷江邊,停泊著數百艘貨船,基本上都是兩千石或者三千石的貨船,這就是當年李鄴賣給李璘入蜀的船隻。

這些船隻現在屬於官船,停泊在一處很大的水灣內,由一支三百人的軍隊看守,

一更時分,一支十人的巡邏士兵正聚在岸邊的一間屋子裡賭博,這時,門忽然被撞開,一群戴著紅袖套的士兵衝了進來,大喝道:「把手舉起來!」

十名士兵以為稽查隊,嚇得他們不敢反抗,紛紛舉起手,十名士兵被摁倒在地,反手捆綁起來,腳也捆住,用破布堵住嘴,頭上罩一個袋子。

油燈吹滅,門被反鎖,一群士兵迅速離去,不多時,十艘三千石的貨船離開了水灣,列隊向南方駛去

茶馬客棧望江分店,這是一家占地約五畝的客棧,總是掛著客滿的牌子,客棧由兩部分組成,前麵是一座兩層樓的客房,後麵是一座大院子。

此時,屋子裡的地板全部被挖開了,士兵們在韓森的指揮下,將一隻隻大箱子地下抬出來,這就是高力士的藏寶。

李璘想當然地以為藏在莊園內,實際上,老奸巨猾的高力士卻把寶貝藏在客棧的地下。

「慢一點,當心腳滑!」

韓森在一旁指揮,大箱子非常結實,也非常沉重,一隻大箱子至少有**百斤,需要八名士兵一起抬,抬上來後就放在一輛木輪車上,由兩頭騾子拉到江邊去。

這時,一名士兵跑來對韓森道:「啟稟都統,船隊來了!」

韓森點點頭,轉身來到後堂,這裡坐著馮勸農一家,包括馮勸農的母親,也就是高力士妻子呂氏,還有他的兩個妻子,以及三個孩子,十四歲的長女和兩個兒子,還有十幾個心腹家人,包括跟隨他們多年的管家、侍女和幾個家丁。

韓森向老夫人行一禮,對馮勸農道:「船來了,上船吧!」

馮勸農點點頭,帶著家人向江邊碼頭走去,碼頭附近停泊著十艘大船,碼頭上擺滿了大箱子,士兵們正挑著大箱子送上船去。

一名校尉迎上前道:「馮公子,老夫人,請上這艘船!」

十艘船中,有一艘客船,比較舒適,是專門給馮勸農一家安排的。

「多謝了!」

馮勸農道謝一聲,便帶著家人上了船。

上船坐下,呂氏從船窗望著波光粼粼的江麵,憂心忡忡問道:「勸農,我們這是去哪裡?」

「娘!走陸路不現實,一路上都是盤查,我們肯定過不了劍門關,所以我們走水路,走長江到漢陽再走漢水到漢中,然後走陸路去隴右,一路比較辛苦!」

呂氏嘆口氣道:「路上辛苦一點冇有關係,我擔心的是這些財富,你父親說過,如果冇有足夠強大的權力,最好不要攬太多的財富,否則會被別人盯上,最後害死我們,就像這才李璘盯上我們一樣。」

馮勸農沉默片刻道:「父親給我說過了,我會把一半的財富捐給隴右軍,剩下的財富也足以保證我們幾代人的富貴了。」

「你明白孃的意思就好!」

這時,五百多口大箱子都上了船,五百名士兵也一起上船,船隻拉起風帆,在夜風吹拂下,開始起航。

這次的五百名士兵都是謝森從內衛中特別挑選,有一半人都會駕船,這就保證了船伕的來源,不用臨時去招募船伕,更重要是,河隴軍在成都有情報機構,他們早就將船隻的情報送去金城,使內衛早早進行策劃,基本上一環扣一環,高效而慎密。

夜色中,十艘大船揚帆起航,列隊向南麵駛去。

就在船隊離開成都的同一時刻,兩萬大軍分成無數小隊,在這個益州範圍內搜查所有莊園,整個益州雞飛狗跳,一片混亂。

而在通天觀卻是另一番景象,通天觀被五千軍隊包圍得嚴嚴實實,道觀內燈火通明,十幾輛馬車停在院子裡。

皇太弟李璘跪在地上,幾名宦官把太上皇李隆基攙扶出來,準備強行送他上馬車。

李隆基怒視李璘道:「畜生,你非要囚禁朕嗎?」

「父皇誤會了,兒臣隻是覺得這裡太潮濕了,對父親身體不好,青羊宮已經擴建完成,那邊更舒適,兒臣是想去父皇去城內居住。」

「如果朕不想走,那又怎麼樣?」

李璘低下頭,眼角餘光看見遠處有火光一閃,他便知道王慜得手了。

李璘連忙道:「如果父皇不想走,兒臣當然不會勉強,兒臣隻是為了父皇的身體著想!」

李隆基冷笑一聲,「那就多謝你的孝心了!」

「高翁!」李隆基喊了一聲。

高力士從馬車前走過來,李隆基哼了一聲,「朕不想走,你扶朕回去!」

高力士看了李璘一眼,見他低頭冇有反對,便扶住太上皇,緩緩向回走。

待天子和高力士的身影消失,李璘起身對宦官宮女道:「你們都回去,繼續好好服侍太上皇。」

所有人都一頭霧水,搞這麼大的陣勢,最後卻虎頭蛇尾,居然放棄太上皇遷徙了,難道真是因為孝道,不敢強迫太上皇離開?

雖然想不通,但確實是結束了,眾人也各自回房去了。

李璘上了馬車,一名親兵抱著一隻大箱子匆匆跑來,將大箱子放進了李璘的馬車內,李璘打開箱蓋,六枚玉璽連同盒子一起擺放得整整齊齊。

傳國神寶,受命寶、皇帝三寶、天子一寶,都齊全了,可惜少了天子行寶和信寶,但最重要的神寶和受命寶都在,關鍵是,這些可都是真的,李璘忍不住嗬嗬大笑起來。

這六枚璽寶一直不離太上皇李隆基身邊,就算他去聽道也會帶在身邊,李璘便使了一招遷徙計,一片混亂中,太上皇顧不上六寶就被架出來,王慜趁機用六枚假玉璽把六枚真玉璽換了出來。

反正太上皇也冇有機會使用六寶,等他發現時,已經晚了。

「回宮!」

李璘吩咐一聲,馬車啟動,百名騎兵護衛左右,數千士兵跟隨者李璘的隊伍向城內跑去。

李璘還是小看了太上皇李隆基,李隆基回到自己房中,立刻吩咐道:「阿翁,把六寶給朕看一看!」

高力士連忙打開大櫃子,從裡麵取出放六寶的紫檀木箱子,放在李隆基麵前。

「上皇是擔心十四郎?」

李隆基點點頭,「他的鬼心思朕很清楚,他把朕架出去,又放回來,分明是搞調虎離山之計!」

李隆基打開紫檀箱子,頓時臉色大變,裝六寶的木匣子都不一樣了,做工十分粗糙,他顫抖著手拾起受命寶匣子,慢慢打開,裡麵是一個製作粗陋的玉璽,下麵連字也冇有刻。

高力士眼睛眯了起來,暗叫一聲僥倖,自己昨天搶先一步把受命寶換了,若晚一天,就冇有機會了。

這時,李隆基頓時氣得渾身發抖,眼前一陣陣發黑,眼看要暈倒,高力士扶住他連忙大喊:「快傳禦醫!」

(本章完)

【麻煩您動動手指,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,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】

ADVERTISEMEN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