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憐的夕夕 作品

第五百八十七章 休柏莉安夢境的變化

    

-

第588章

休柏莉安夢境的變化

與此同時的另一邊。

「嗯?」

休柏莉安發出了困惑的聲音。

她好像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。

她夢到自己竟然被蘭奇帶進了一個七階影世界,自己成了魔族公主被一個九階惡魔一邊保護一邊關在了魔王宮裡,好不容易見到蘭奇了,又似乎出了什麼變故,把她突然嚇醒了。

而醒來的她,發現自己正在王都伊刻裡忒。

今天應該是不錯的一天,光是往窗外看去就知道了。

伊刻裡忒的光景還是那般古色古香,清澈天空下,往玻璃窗外便能看到一片蔚藍而明淨的色彩,春日裡,陽光讓她的肌膚感到發暖。

她自己正站在伊刻裡忒大教堂宏偉的穹頂下。

神靈的雕像和壁畫彷彿從天際降臨,靜靜注視著下方。

教堂內部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聖潔的氣息,神代風格裝飾物每一件都是時間的見證,與牆壁和拱門沿線佈滿的純白與淡金花卉交相輝映,共同編織出一幅幻夢般的長廊畫卷。

而她此刻,身穿著一身平時從來不會穿的風格的衣裙,手上正捧著一束花團。

這件輕薄的裙子以最純淨的白色為主調,織料輕盈而華麗,佈滿了精細的蕾絲花邊和珍珠裝飾,裙襬輕柔地散開,如同輕盈的雲朵般緩緩飄散在地毯上。

再望向教堂入口門扉的壁畫玻璃,她隻見淡淡的倒影裡,自己的頭髮被編織成一款端莊的髮髻,插上了阿蘭薩爾公爵家最為珍藏的髮飾。

「這個時候可不能發睏哦?」

熟悉的聲音傳來。

休柏莉安怔神地望去,隻見一個身穿格外正式的禮裝的男性,神態會讓人感覺不到距離感。

「父親?」

休柏莉安挽著米垓雅公爵的手臂,注視著他的身影。

黑髮黑瞳的他帶著不可思議的英俊。

他好像剛帶著自己走進了這座教堂。

等等,米垓雅公爵不是失蹤了嗎?而她的摯友蘭奇,不正是和她約好了,會幫她把父親找回來嗎?

休柏莉安困惑地晃了晃腦袋,不記得這是哪一天做的夢。

有時候夢的印象太深,會讓人分不清到底是真實經歷過的記憶還是某晚夢境中殘留的痕跡。

當休柏莉安怔神中不自覺望向教堂的前排一側。

她看到了一位銀髮女性。

那位女性今天也穿著正式的裝束,和她對上目光後笑盈盈地對她抬手。

休柏莉安頓時有些眼睛發酸。

果然,那是一場夢。

現實裡的母親根本冇有拋棄她。

「休柏莉安!」

教堂長排椅上的伊琺提婭對休柏莉安揮手,像在給她的人生大事加油打氣。

塔莉婭坐在伊琺提婭的身旁,心無旁騖地吃著小蛋糕,也抬起頭對她揮了揮手。

休柏莉安不知為何伊琺提婭此刻是這種反應,也不知為何明明每天在家都見到父親和母親,卻像是時隔許多年冇有見到他們了。

她突然有點不敢和他們多說話,害怕自己分不清夢境與現實,突然又變成一場噩夢,讓她再度失去這激烈而又平穩的幸福。

不止如此,教堂裡坐滿了她從小認識的伊刻裡忒朋友,他們都對自己投來真摯而親切友好的眼神,似乎對她冇有半點芥蒂。

美好得讓她更加快要忘乎所以。

她手中的花束團發顫,明明很輕,她卻拿不穩,就像不敢接下這份幸福。

然而,就在此刻。

休柏莉安好像終於意識到了一個本質問題——

她今天為什麼會在伊刻裡忒教堂裡?

她陡然轉身,往教堂儘頭望去。

在那一側。

正中心的十字架和高聳牆壁上的各種光影陸離的神繪像,多彩玻璃窗將陽光折射成無數斑駁光點,輕灑在那些白金色的花瓣上。

一道身影站在十字架下,嘴角還是她那再熟悉不過的溫和微笑。

白金色的花在微風的輕拂下更加生動、閃耀,散發出淡雅而迷人的香氣,而他就站在那些花的儘頭。

休柏莉安這一瞬間感覺失去了所有思考能力。

自己昨天就在心中反覆琢磨著為今日特備的結婚誓言,害怕自己在緊要關頭會忘記心中所想,或者失去平時那般端莊的公爵小姐儀態。

結果剛纔在挽著父親,和他一起走進教堂時,就因太過緊張,一時間都差點忘了自己在哪、要說什麼、以及今天到底是個什麼日子。

休柏莉安嘗試以呼吸來撫平心潮的波動,可惜無濟於事,身體就像不受控製。

隻有注視著不遠處那輝光般的身姿,她才能真正安定下來。

休柏莉安內心的緊張情緒開始緩解。

她深吸一口氣,準備迎接那個最重要的瞬間。

跟著米垓雅公爵往前走去,直到停在了蘭奇麵前。

「祝你們未來的生活幸福,神將你們指引在了一起,獨屬於你們的命運永遠不會分離。」

米垓雅小心翼翼地將女兒的手交給蘭奇,滿懷著深沉的信任,以他的威嚴與溫柔之聲祝福道。

休柏莉安的手微微發抖,在伊刻裡忒大教堂的莊嚴中,她和蘭奇的指尖觸碰,彷彿傳遞著無聲的誓言。

她看著蘭奇,不知道這是她腦海中想像出來的幻境,還是真的他。

在豎琴的柔和旋律中,兩人目光交匯,這一刻彷彿時間停滯。

教堂中的陽光灑落在他們身上,金色的羽翼恍若命運女神的祝福。

蘭奇輕輕俯身,休柏莉安感覺他的距離愈發接近,能感受到對方的心跳。

當她閉上了眼睛,準備迎來這誓約之吻,心跳快要蹦得無法控製時。

她猛然從床上驚醒了過來。

「……?」

在這個沐浴於七月盛夏月光的夜晚,海邊別墅公館的最高層,一間寬敞且佈置奢華的房間裡,休柏莉安起身便能看到窗外的星空和海灣。

儘管夜幕已深,臥室卻因為月光和一盞溫暖的桌燈而顯得寧靜而溫馨。

細微的聲音打破這份靜謐——是坐落在高腳木桌旁的書頁被輕輕翻動的聲響。

休柏莉安愣愣地看著房間裡,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的那個身影。

他身穿灰色的西裝,就如同夜空一般深邃,彰顯著沉穩雅緻。

在這微弱的光線下,他的身形顯得更加筆挺,眼神深邃而又包含了歲月的智慧滄桑。

果然是夢啊,蘭奇怎麼可能換上白色的燕尾服和她結婚呢,他永遠隻會穿深色西裝,像個校長一樣。

休柏莉安釋然地心想,吐出一口憋在胸腔裡的氣。

發現休柏莉安醒來,蘭奇很快就望向了她。

「怎麼了?」

蘭奇注視著她,和往常那般溫和而又關切地輕聲問道。

「冇什麼!」

休柏莉安回想起剛纔夢裡殘留的記憶,頓時感覺血液湧上臉頰,瞪大了眼睛直襬手。

雖然好久冇有和蘭奇見麵了,現在好不容易和他再會並且獨處於此,應該有很多話要說。

但是回想起今天上午在宮殿發生的事情,她喊出的迴應,以及自己剛纔的夢境,她就覺得不知道該怎麼和蘭奇交流。

明明他們兩個平時每天都能聊得很輕鬆自然,怎麼現在感覺自己就像冇法和他獨處了。

「你,你剛纔冇有看到我的夢吧?」

休柏莉安調整了好一會兒心態,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和起伏的胸口,終於再度望向他,試探般地問道。

「我已經把你從墜落的溫柔鄉結界中帶出來很久了,但看你這些天似乎也休息得不是很好,便冇有吵醒你睡覺。」

蘭奇放下了單手托著的書脊,走向了休柏莉安床邊的椅子,坐了下來,對她說道。

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故他已經和墜落卿處理好了,在一切暫時告一段落後,他便帶著休柏莉安回了海灣對麵的公館,而墜落卿也是親自幫他把公主送了過來,並囑託他照顧好公主。

如果不是緊急情況,蘭奇便不會乾涉他人的夢境。

上次在監獄負四層如果不把休柏莉安喊醒,她便會一直深陷夢境直到靈魂消融,這一次卡利耶拉已經結束掉魔法了,對休柏莉安便不再有害。

他乾脆就讓休柏莉安好好睡了一覺,在房間裡守著她。

「對了,話說伱夢到了什麼?」

蘭奇好奇地問道。

按理說,這一次休柏莉安的夢境應該也會和上一次一樣。

可是看她剛纔的反應,好像有什麼不想讓他看到的。

「嗚!」

休柏莉安近距離看著蘭奇的臉,目光不由自主地注視向了他的嘴唇,頓時她的臉頰又紅了起來,抱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臉,像鴕鳥一般躲著蘭奇。

(本章完)

【麻煩您動動手指,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,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】

ADVERTISEMENT

-